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仙凡, 577 将这傻螃蟹,下锅煮了!-我是仙凡txt下载笔下文学免费阅读

577 将这傻螃蟹,下锅煮了!-我是仙凡txt下载笔下文学
    蟹霸和虾仁飞驰疾奔,一炷香功夫之后,抵达天绝山脉的“一线天”大峡谷山脚下。

    来到这峡谷外,它们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天绝山脉的“一线天”大峡谷,大约数百丈宽,两侧万仞险峻峭壁如刀削一样撕裂开来,直入云端,如同一双仙佛巨掌合拢,给人级强烈的压迫感。

    这是圣灵州境内的一个重要的山脉隘口,每日通过此地往返州府和各个仙城的,至少有好几百支商队。

    以至于在这险峻之地,车辆往来不绝,颇有些人气。

    虽然此地有邪修打劫,不过只要交了一笔过路费,邪修们还是挺讲规矩的,不会刻意刁难。

    往来的商队们也比较放心,老老实实的交了买路钱,花钱消灾保个平安。

    众多商队的商人们看到两名蟹虾金丹妖将,独自来到这座一线天大峡谷,都是惊诧,纷纷侧目望着它们俩,奇怪的议论着。

    像妖蟹妖虾这种低级妖族,因为战斗力较为低微,能够踏上金丹境的极少见。

    这多半是世家大族清闲的公子哥,才会养这样的金丹妖将,单独出现在此地,恐怕是跟它们的主人走散了。

    蟹霸和虾仁跟着一支商队,进入天绝山脉的“一线天”大峡谷,去找此地盘踞的邪修。

    苏尘叮嘱它们别惹事,若是邪修勒索钱财,给一些便是。

    反正苏府现在富得流油,连最低级的金丹妖将,都有十多口抄家得来的财货,把储物袋装的满满当当。

    “霸兄,我们等会见了那些人族的邪修,给他们多少买路钱?”

    虾仁十分好奇,忐忑不安问道。

    “给钱?开什么玩笑!”

    “咱们苏府现在是什么实力!元婴老祖*十来尊,一家抵得上一座普通小仙城,还需要看此地盘踞的区区一股金丹邪修的脸色吗!”

    “那日在天阙城,对六大世家抄家,都是咱们苏府的老祖亲自出手,那飞天鼠妖祖更是立下大功把六大世家抄了一个底朝天,深得主人的赞赏。根本没咱们俩金丹妖将表现的机会。”

    “现在到了这天绝山脉,面对一群低阶金丹邪修,咱们当然要一己之力出手摆平这群金丹邪修。”

    蟹霸挥舞着一双蟹钳,霸气十足道:“虾仁老弟,等会你瞧好了!看哥如何一声厉喝,将那一群邪修吓的屁滚尿流,落荒而逃!说不定他们还主动奉上一笔盘缠,恭送我们上路。

    我们苏府的妖将,可不能只在一座小小的天阙城横着走。要让苏府的威名,传遍圣灵州,让所有修士都知道!”

    “蟹兄果然霸气!你说的太对了,我们苏府的名声还是太小,要打出去才行!”

    虾仁激动的满脸通红。

    很快,它们俩妖影飞闪,来到了一线天峡谷入口一带。

    却见一伙数十名身穿黑袍,凶神恶煞的金丹邪修们,在这峡谷通道直接设卡,拦住路过的商队,挨个收过路费。

    “都自觉一些,缴过路费!”

    “老祖不收,请直接通过。金丹修士一人缴一百块,筑基修士一人缴十块,一辆座驾三百块!妖兽与人等价。”

    一支数百人的商队不敢得罪他们,正在缴纳灵石,长长的队伍快速的过去,往圣灵州府方向而去。

    很快,轮到蟹霸和虾仁。

    它们丝毫没有缴过路费的自觉。

    “咦,这是哪家的金丹妖将?商队没人帮它们付过路费吗?那可就不能通过!”

    一名金丹邪修神情诧异,道。

    蟹霸露出昂着脖子,霸气横秋道:“我乃蟹霸,天阙城苏氏老祖手下第一金丹妖将,尔等邪修,可听过我天阙苏府之名?不知道没关系,今后就知道了!我家主人乃是当今天阙城第一世家老祖!”

    蟹霸最近在天阙城横行惯了,当着老祖的面都敢横冲直撞,何况这些金丹邪修。

    却见那群金丹邪修们闻言一愣,哄堂大笑了起来,“哎呦,天阙城大世家来的金丹妖将,跑来咱们天绝谷威风来了!”

    他们当然知道天阙城,在圣灵州靠海的边缘地带的一座小仙城。离得太远,天阙城的商队平常也不多见。

    在这天绝山脉的地盘上,这种小世家的金丹妖将,居然也敢在他们面前炫耀?!

    不管是什么是世家的商队,都要向他们缴纳买路钱。

    “罢了,我看它们这过路费就不用交了。今天的晚餐有找落了,兄弟们,直接抓活的,两头金丹海鲜!带回去孝敬老祖!”

    “不错不错!”

    “将它们带回去孝敬黄眉老祖、白眉老祖,两位老祖必定大悦。我们也跟着喝汤吃肉,好不痛快!”

    “天色已晚,收工吃螃蟹去!”

    这一群数十名金丹邪修怪笑着,一拥而上,迅速将蟹霸、虾仁给围住。

    “你~你们这干什么?我是天阙苏家的妖将,你们这是掳掠!”

    蟹霸顿时有些傻眼,大急。

    虾仁吓得两股哆嗦,想要逃,却是被一群金丹邪修围住,逃脱不得。

    众邪修们哈哈大笑,那管那么多,一张法网朝两妖盖了过去。

    很快,它们被五花大绑,抬去半山腰一处天绝山脉邪修的老巢洞窟。

    “不要,不要啊,我给买路钱行不行?一千块?主人,义兄,快来救命!”

    蟹霸吓得手足挥舞,急声大叫。

    天绝山脉。

    半山腰,沿着一条蜿蜒崎岖小道,抵达一座隐蔽的洞窟。

    洞窟上方刻着“天绝盟”石刻大字。

    洞窟深达数千丈,内有数之不尽的小洞窟,如同迷宫。其中一座宫殿,装饰的金碧辉煌,几乎与世家大族的府邸一般无二。

    天绝盟就是盘踞在此地长达数百年的一伙邪修。

    很多往来的小商队都以为,此地邪修只是一股上百名金丹修士和数千筑基邪修。

    其实真正的大首领,是两名元婴老祖。

    老大黄眉老祖,老二白眉老祖,两位结义兄弟,扎根此地数百年。

    只是他们平常根本不露面,寻常商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只有那些仙城、州府的高层大人物,才知道天绝山脉的邪修中,有元婴老祖坐镇。

    他们兄弟两老祖之所以能在天绝山脉活的自在,而从未被州府大军剿灭,倒不是因为他们强。而是因为他们经常替州府和各个仙城的一些大人物,干一些见不得光的活。

    他们就是一只黑手套。州府那边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来围剿他们。

    这种买卖,起步价都是五百万灵石。

    一年干上几笔,足够他们两吃喝*许久。

    对商队拦路劫财什么的,其实只是附带挣点小钱,用来养活天绝盟众多低阶邪修的日常开销。

    近日,两位老祖一口气接了三笔神秘的大单子,指名道姓说要对付一个路过的家族,却是有些犯愁。

    生意兴隆,这本来是好事。

    可是,三笔订单,居然都要他们去狙击同一个对象,这就让他们感觉不太对劲。

    “黄眉兄,此事有些蹊跷啊!”

    白眉老祖,颇为纳闷道:“这笔是天阙城送来的单子。说城内有一户家族,要迁徙往州府。出价五百万灵石,诛杀此户家族。”

    “这一笔是州府那边送来的单子。说有一户家族,要迁徙往州府。出价五百万灵石,阻止此户前往州府。”

    “还有一笔更奇怪,是几位妖祖送来的单子。说天阙城有一户家族要迁徙往州府,出价一千万,阻止此户迁徙往州府。”

    他们一口气收到三笔高达二千万块灵石的订单,要灭掉一股途径此地,去圣灵州府的一支小商队。

    黄眉老祖沉吟。

    这三份神秘的订单,没有提及这“天阙城苏府”修为实力,只是给了一份人员名单和图册,记载了相关人等。

    一名青年老祖、一名金丹女子、一名白龟妖将、一名禽羽妖将、一名鬼修、一名桃花精,三名妖修,一共九位。

    并未说明这苏府众人的修为。

    按照常理,天阙城的世家,也就一名老祖和一大群金丹、筑基子弟。他们未曾听说,有那个世家是两位老祖的。

    他们两位老祖,当然不会将一位老祖放在心上。

    但天阙城这个小世家,为何得罪了这么多势力,都想要他们的性命?!

    “这可是二千万灵石,要是干成了这一笔,我们这几年就不用辛苦干活了。”

    黄眉老祖一咬牙,“好,干了!真要是硬骨头,大不了我们跑了便是。”

    十几名金丹邪修抬着被五花大绑的蟹霸和虾仁,来到洞窟深处。

    一名金丹邪修头目谄媚道:“老祖!我们抓了两头金丹海鲜,献给两位老祖享用。”

    这里已经是北溟大陆的内陆,高阶的海妖兽不多见。就算有,也是别人家养的妖将。野外能抓到的,极少见。

    “别杀我们!”

    虾仁急的呜呜叫唤。

    “我家有七八位老祖,各个都是厉害绝顶的老祖,你们招惹不起啊!速速放了我,免得误了你等性命!”

    蟹霸还在挣扎,吼叫着。

    “这蟹妖有意思啊!”

    “莫非他还是圣灵州府,哪家大族养的妖将?别管了,拿它们填饱五脏六腑再说。哪怕州府大世家大族走丢了两金丹妖将,也不会太在意,不会找上门来。”

    众金丹邪修们在给它洗刷,听了一阵哄堂大笑。

    “嗯,有好几年没尝过这样高阶的海鲜了。”

    黄眉老祖瞥了一眼,没当一回事,淡淡点头,“将这傻螃蟹嘴巴堵上,蟹壳刷洗干净,下锅活煮了。那软脚虾,升篝火烤了!”

    白眉老祖不由赞道:“一烧烤一清蒸,味道也是鲜美。”

    “是,老祖!”

    众金丹邪修们兴高采烈,匆匆将这两妖,仔细洗刷干净。

    还有邪修烧了一口大锅沸水,准备下锅将蟹霸给煮了。虾仁则被吊了起来,准备猛火烧烤大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