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仙凡, 817 蜂拥而至的敌人免费阅读

817 蜂拥而至的敌人
    生洲大陆。

    一座仙城废墟。

    这座方圆数百里的仙城早就被残酷的战火摧毁,残根断壁,烽烟袅袅。

    这半年以来,爆发在这座仙城附近的战斗,大大小小至少数十场之多。城内早已没有了人烟气息,早就逃亡去了。

    偶尔能见到妖界军队,以及妖圣出没,在仙城内搜寻财货和各种补给物资。

    随着这场战斗的漫长僵持,上古妖界大军携带补给已经耗尽,必须在十洲仙境内就近劫掠搜寻,以获得各种物资补给。

    战斗,自然随时随地可能爆发。

    ...

    蛟敖、夔牛、毕方三名圣尊,正小心翼翼的藏在废墟里的一座小型隐身阵法之类,盯着不远处正在废墟里面搜寻物资的三名妖界圣尊。

    这是人族圣尊用阵法盘制作的小型隐身阵法,可以让不会隐身的圣尊也能随时随地隐藏起来,不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他们三个潜伏在这座小型隐身阵法,已经有数日之久,准备猎杀几名妖圣,再返回昆仑堡垒。

    这两三个月以来,想杀妖界圣尊太难了!

    要么妖圣不落单,要么便是周围埋伏了太多的妖圣,难以下手。

    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之前,他们也不敢轻易出手,以免自己成为被妖界圣尊猎杀的猎物。

    他们追踪了近半个月,才终于找到了这三名单独出没的妖圣,正准备下手偷袭。

    “就它们了!”

    蛟敖手中握着一杆五阶圣枪,蛟眸中寒光闪过,果断道:“一会儿听我号令,一起冲出去,干掉它们三个!夔牛正面冲击,我偷袭,毕方牵制策应。”

    “好!”

    夔牛和毕方都是点头。

    忽然。

    异变骤生。

    只见前面,突然又飞来了五名陌生化神圣尊,跟眼前三名妖界圣尊相遇,相互厉吼几声,居然一言不合便打起来了。

    新来的圣尊并非十洲仙境的修士,蛟敖、夔牛等,根本不认识他们。

    “上古妖界...发生了内讧?”

    蛟敖一时愣住,并未冲过去。

    “这...这是何缘故?难道蛮荒古鳄控制不了妖军的局面了??”

    夔牛满脸的神情错愕,感觉匪夷所思。

    “不对,这几个新来的并非上古妖界的圣尊!似乎...他们根本不认识,一见面就厮杀!”

    蛟敖仔细盯着战场,眉头拧起说道。

    “不是我们十洲仙境,也不是上古妖界的人。这么说,已经有其他界的圣尊,进入了我们十洲仙境?”

    毕方满脸震惊。

    这个消息非常惊人。

    肯定是这样了,不只是上古妖界,还有其他修仙界圣尊也来了。这...太乱了。

    “那我们还杀不杀?”

    夔牛闷声问道。

    “杀!诸界圣尊纷至,乱中取胜!等他们先打一场,我们再去捡便宜。”

    蛟敖一狠。

    他们三个虽然没有掌握这股新来陌生圣尊的敌情,但外界圣尊皆是敌人,都可杀。

    片刻之后,他们瞬间冲杀了出去。

    战斗很快结束,他们斩杀活下来的两个圣尊,悄无声息的迅速离去。

    ...

    昆仑堡垒。

    最近半月以来,苏尘忽然接到了几份从各大陆紧急送来的情报。

    十洲大陆各地都出现了新的陌生圣尊,跟上古妖界截然不同阵营,彼此一旦遇上便相互厮杀。

    这些陌生的圣尊,既会袭击十洲仙境的圣尊,也会袭击上古妖界的圣尊。

    甚至,这些陌生圣尊之间,也会彼此开战。

    十洲仙境的局势变得更加混乱。

    “这就是你说的,半年内就会有变化出现了?”

    苏尘神色沉静,转头看向火凤。

    他原以为火凤会出手。

    结果却是等到了一些让他更为震惊的消息。至少有两个以上新修仙界的圣尊出现了,或者更多也说不定。

    火凤满脸纯真,又无辜的点了点头,“当然,算算路程,上古妖界离我们最近,它们当然是最快抵达十洲仙境的一个界。

    盯上我们的,可不是只有妖月宗,还有问道宗、神魔宗。而其他界并非不来,只是路程更远。估计需要半年以上,甚至更久一些。

    所以喽,最迟半年便会有变故出现。

    我估摸着,很多修仙界的圣尊都在全速往这边赶...只会越来越多。再过几年,数十个修仙界的圣尊出现,也不足为奇。”

    苏尘彻底沉默了。

    光是一个上古妖界,他打起来就十分费事。这各界的圣尊源源不断赶来,十洲仙境肯定会被打成一片废墟。

    苏尘深深的皱起眉头,问道:“妖月宗、问道宗、神魔宗,究竟想干什么?他们怎么才肯罢手?”

    火凤沉默许久,才道:“不会罢手的。

    在三大仙宗宗主、长老的眼里,圣尊也不过是一些低级的存在,都是棋子而已。他们根本不会在乎死多少名圣尊...他们想要的是我掌握的第九劫的秘密。

    我曾经是八劫散仙,这片仙域劫数最高的散仙,只需要渡过最后的第九大劫,便是寿与天齐的真仙。

    各个修仙界的圣尊只是三宗的先锋,用来探路而已。若是能够用圣尊来消耗我手中的底牌,他们一定会很开心。

    所以,三大仙宗只会躲在后面冷冷的看着,等着逼我耗尽底牌,最终走投无路,不得不交出手里的秘密,否则他们又怎么肯罢手?

    他们是冲我来的。所有的圣尊,都是无辜的牺牲品而已。”

    散仙一共有九劫,这并非什么秘密。

    但是,散仙第九劫是何劫难,却是一个谜。熬不过去的散仙都死了,熬过去的散仙则成真仙,飞升仙界而去,对这第九劫不曾留下只言片语。

    “散仙第九劫?!”

    苏尘心头咯噔一下。

    火凤这个涅八劫散仙身上的第九劫的秘密,他不想知道。他的修为境界差得太远,卷入其中,是祸不是福。

    跟飞升成仙有关,这种秘密知道的越多,恐怕死得越快。

    “可惜,三大宗都是白忙活!我还是八劫散仙的时候,便是这仙域霸主,众散仙没有一个能打赢我的。就凭他们想赢我,可能么!他们在进入第九劫之前,永远不会明白第九劫意味着什么!”

    火凤脸上带着莫名的嘲讽。

    说着,她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目光盯着苏尘,似乎在看她的前世,又似在看她的今生,说不清,道不明。

    苏尘被她的眼神这么一看,莫名的悚然起来。

    难道火凤的第九劫的秘密,还跟自己还有关系?

    “当然跟你有关,你可是我这一世的主人!主人保护自己的灵宠,这不是天经地义么!”

    火凤坐在圣座上,似乎知道苏尘在想什么,眨了眨眼,俏皮的嬉笑道。

    轻松而惬意,似乎丝毫不担心自己身在险境,三大仙宗的散仙宗主和长老们,正藏在十洲仙境之外,盯着她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