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仙凡, 807 万鸦神壶免费阅读

807 万鸦神壶
    秦七宝手中举着一件神光栩栩的神器,面有得色。

    此神器,壶型,壶侧把柄如飞翼,宛若一只火神鸦。

    他朝周围众圣们说道:“此乃六品‘万鸦神壶’,是我在一处上古神战的废墟,意外挖出来的六阶火系神器。可喷出万只元婴级火幻鸦,口内喷火,翅上生烟,呱噪天地间。

    虽有轻微破损,但修葺一番便可恢复原样。这是我千年来各界四处冒险历练,寻获的最高价值的神物!愿献此神器于界主,换祖洲之主!”

    众圣们都是震惊。

    一件六阶轻微破损的神器,此等物品可是非常难以找到,价值极大。就算发现了,也必定珍藏,不肯轻易示人。

    拿一件神器来换洲主之位,也不能说是亏了。关键,要看秦七宝能坐多久的洲主?秦七宝的寿命,似乎也没多少年可活,好像不超过百年吧!

    苏尘也颇感意外,接过这万鸦神壶摩挲了几下,感到这壶中神力澎湃。壶上有破损,会减几分威力,但依然能发挥出神器的作用。

    威力巨大的火系神器!

    洲主之位换此件神器,值!

    苏尘大为赞许,立刻拍板做了决定,道:“秦兄,这祖洲之位,便授予你一千年。秦兄若是仙逝,则由你族弟秦无双,继承洲主之位,满一千年为止。”

    “界主高义,秦七宝代无双谢过界主!”

    秦七宝顿时大喜称谢。

    苏尘虽然给他的洲主之位加了一个期限,但是允许秦无双继承洲主,这对秦氏一门来说再好不过了。相当于一件神器,换回了两任洲主。

    若是没有苏尘撑腰,秦无双这辈子也就一个圣尊到头了,修仙之国都未必有,更别说一洲之主了。

    “界主,我有一件来自深海渊的奇宝‘定海圣珠’,请还笑纳!”

    “我这里也有,先看看我的奇宝!”

    秦七宝这一带头献宝,得了一个祖洲之主。众圣们哪里还坐得住,纷纷争先恐后的献上自己的重宝。

    有人献五阶圣物,有人献上六阶神物,虽然品阶不一,但都是非常罕见的奇珍异宝,不花费个几百年时间根本找不到。

    甚至连丹心圣尊、碧落上人等,都在暗自寻思,要不要拿出一件重宝,再抢下一个洲主之位他们虽然无法身兼两洲,但可以扶持他们本族、亲友圣尊上位。

    整个仙宫内顿时热闹成了一锅粥,比世俗菜市场还吵闹。各色宝物争奇斗艳,宝光神色几乎充斥圣殿。

    宝物价值的高低并无定数,六阶神物也未必就比极品五阶圣物更强,全在是否有人出高价。

    关键在苏尘,是否需要看的上。

    十洲仙境之内,只要手头上有几件极品宝物的圣尊,觊觎洲主之位的话,几乎没有不献宝,希望自己能走狗屎运,被界主看上自己的宝物,一跃成为洲主。

    至于那些手里几乎没有宝物都圣尊们,他们两手空空颇为郁闷,只有看热闹的份。

    但他们也没什么不满的,毕竟那些大佬们想成洲主,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

    在昆仑仙宫观礼的,并不只有十洲仙境的圣尊,还有问道宗的特使两位大乘神尊大人。

    赵胤看到这一幕,满脸的愕然。

    这苏尘居然公开卖洲主之位,居然昏庸到如此程度!

    各洲之主,乃是界主最重要的手下和助手,是治理一界的核心高层,可以说再重要也不为过了。

    每一位洲主,要么是威望极高的老圣尊,要么便是界主值得信任的心腹干将。

    哪有苏尘这样直接,拿来公开拍卖,“卖官鬻爵”?

    就算有,也是私下交易,不会公开让众圣们知道,以免诟病,在背后各种诋毁。

    “看来...本尊还是高估他了。原以为他如此年青,手下强者成群,早早登上一界之主,乃我人族后起之秀。公开卖洲主之位,简直跟皇朝昏君一般无二,如何能治理好十洲仙境?

    看来此子,只会*之法,没有统驭一界的谋略之术!这十洲仙境,怕是会被他弄得乌烟瘴气,一塌糊涂。”

    赵胤深深的失望,吸一口气。

    他对苏尘手下的一群妖族天才,鲲圣、玄武、火凤、金乌等等,有些忌讳。它们都是一群妖圣,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跟人族不能真正一心。

    但对于苏尘这个人族后起圣尊,他还是非常欣赏的,希望能加入问道宗。

    可如今观之...太失望了。

    汤笑眯起眼睛盯着界主宝座的苏尘,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苏尘此举有何深意?

    半响,他似乎看出了什么,眸中露出震惊之色。

    他得出的结论,却和赵胤完全相反。

    汤笑面露惊色,摇了摇头道:“赵兄,此言差矣!之前的大战,只能证明他的神勇。但是今日观之,此子实在是我人族不可多得的奇才,谋略之深,堪称登峰造极!”

    “这是为何?”

    赵胤吃了一惊,有些不解。

    “他‘卖官鬻爵’,看似走了一步昏聩的臭棋,实则是飞来神笔。卖完这洲主之位,他才算是真正的把十洲仙境彻底掌握在手里。”

    汤笑叹道。

    “要知道,十洲仙境空出足足六个洲主之位。他若直接让心腹圣尊占据六个洲主之位,众圣必定强烈不满不服,十洲仙境难有宁日。

    所以,他主动退让,只指定了两个洲主之位,其余四个洲主全让给众圣。众圣自然十分满意,不会不答应这个条件,心思都在争洲主之位去了。

    如果这四个洲主是由各洲威望最高、或实力最强者出任,必定是一方诸侯。显然跟他这个界主没多少关系。

    但是他却又出一招‘卖官鬻爵’,谁出宝物最好,谁便为洲主。这简直是神来之笔。

    四位新洲主全是靠‘卖官鬻爵’,而非威望最高、战力最强者出任。他们花了巨大代价买来洲主之位,肯定要拼命在本洲收刮,收回本钱。他们跟本洲的圣尊关系较差,反而跟苏圣更亲近,要仰赖界主来坐稳自己的洲主之位。这四人虽非他的手下,却是间接依靠于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只是这简单的一招卖官,他便直接拥有两个洲主席位、间接控制了四个洲主。这十洲仙境的十位洲主,他这边就占了六席,超过了一大半。剩下四席,纵然是有心作祟,也根本掀不起浪花来,被直接碾压。

    完成这一步,十洲仙境立刻便掌控在他的手里。

    可见,他对权谋之术,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哪怕外人看来是昏聩之法,他也一样信手拈来,为其所用。”

    “这...”

    赵胤震惊了许久。

    听了汤笑这一席话,他竟然无从反驳。

    但他心里,总觉得这样做不对,“此举...总归有些急功近利...卖洲主之位,怕是会有后患!”

    “确有后患!”

    汤笑不由再叹道,“但要知道,苏圣已经从我们这里得到了一份重要情报,上古妖界囤积大军,正在离十洲仙境不远处虎视眈眈,随时挑起界战。

    这个节骨眼上,哪容得他对洲主人选精挑细选。最短时间内控制十洲仙境,才有足够的人力来应对界战。不拘一格,这才是他最高明之处!

    妖月宗恐怕绝对想不到,他能如此快速就控制十洲仙境的大局,令本界大部分圣尊都服从于他。等到他彻底完成登基,才挑起这场界战,来抢夺界主,下了一步臭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