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仙凡, 798 两大神使免费阅读

798 两大神使
    “这妖月宗占了一个大便宜,上古妖界是个大型中界,离这十洲仙境又最近,容易派遣大群圣尊前来开界战!

    我神魔宗想要调兵攻打十洲仙境,需要绕远路,瞻前顾后,十分麻烦。十洲仙境的界主,很可能落入妖月宗的手里。”

    夜枭神尊不由有些感慨。

    妖月宗派遣麾下的蛮荒古鳄,率领“上古妖界”众圣,前来攻打十洲仙境。虽然行踪隐蔽,尽量隐藏,但毕竟是大行动,出动了上百位妖圣和大批的妖舰,很难保持绝对的隐秘。

    神魔宗也掌握了部分情报。

    仇春秋点头,深以为然。

    十洲仙境是本仙域三千中界里面,屈指可数的大型中界,堪称是数一数二,聚集的圣尊极多。最少也是百圣,多得时候甚至可以达到好几百名圣尊。

    周边都是一些微小界,连一名圣尊都没有,根本没有任何对手。

    距离稍远一些,则是另一个大型中界上古妖界,通过虚空通道飞行过来,也要三个月之久。

    此外,幽界颇大,距离也近。

    而那些更远的大型中界,动辄飞行数年、数十年之久,往来十分麻烦。

    妖月宗算是占了地利,利用上古妖界,最适合攻打十洲仙境。

    “鹤蚌相争,渔夫得利啊!这十洲仙境内的十洲打的热闹,恐怕最后摘桃子的,却是妖月宗的蛮荒古鳄和金睛妖神。”

    仇春秋笑着,说到这里却瞥了一眼夜枭,“你们神魔宗既然不为杀凤鸣而来,那么想必是为了拿下十洲仙境的这块地盘吧?你们可有什么后手,从妖月宗的手里拿下十洲仙境?”

    “十洲仙境虽大,但也就是区区一界之地,我神魔宗还不至于和妖月宗开启战端。你猜猜,我为何而来?!”

    夜枭轻笑。

    “这从何猜起!”

    仇春秋耸了耸肩。

    况且,神魔宗的机密行动肯定也不会告诉给他。

    他们正说着。

    忽然,却见两道疾速的光芒从星空一掠而过,分别一道金色神光和一道白色神光,一起往十洲仙境而去。

    “问道宗的两名大乘神尊,金甲战神赵胤、风云儒士汤笑,他们两个也来了!看来问道宗也要插手十洲仙境了,不知他们准备去干什么?”

    夜枭神尊目光一凝,露出深深的敬畏和忌惮之色。

    金甲战士赵胤,大乘神尊中战力能排入前五甲。

    风云儒士汤笑,大乘神尊战力排入前十甲。

    仇春秋眼皮也在猛跳。

    他最擅长隐匿和刺杀,大乘神尊极难发现他的藏身之所...可一旦暴露,面对金甲战神赵胤,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他们两个都沉默下来,目光关注着十洲仙境内外的一举一动。

    深邃星空的冰冷一角,很快恢复了死寂。

    ...

    金、白两道神光破空进入十洲仙境,笔直飞向生洲大陆。

    两道光芒在生洲大陆的上空,迟疑的略一盘旋。

    片刻,两道金光化为一名金甲修士和一名白衣儒生,飞落在一个世俗修仙国度,人潮如织,熙熙攘攘的热闹的街口。

    街口的一栋酒楼外的街道旁,正横躺着一名衣衫褴褛的大脚乞丐,单手撑地,晒着太阳,大口喝着酒,一双醉眼惺忪。

    “仙君大人!”

    金甲修士毕恭毕敬的一拱手,正声道,“宗主命我二人前来十洲仙境,调查凤鸣涅重生一事,以及她为何依附于一位无名小卒?

    宗主疑心她可能知道一些什么,在此地重生择主,定有深意。仙君可知其中详情?”

    大脚乞丐睁开醉眼,瞥了他们两一眼,“凤鸣涅重生,择主,自有她的考量。本君只护其周全,不问其它。”

    白衣儒士也是恭敬道:“仙君大人既然不管其它,那我们二人便直接去见见那苏尘。大人告辞!”

    大脚丐仙看着他们离去,醉眼迷离,低声呢喃着。

    “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

    火凤凤鸣乃是前代仙域霸主,八劫散仙,在第九劫的时候意外陨落,被迫涅,也是离飞仙最近的一名散仙。

    她的实力,她的眼界,几乎超越了当世所有的散仙。

    她为何在十洲仙境重生,并且极为罕见的择主而栖,他也有些好奇。

    ...

    苏尘让庄绿旖去打探七洲联军的情况,步入生洲之主的圣宫,准备处理政务。

    宫殿内,阿奴这段时间一直在代他处理这些生洲的琐碎政务,见到苏尘闭关出来了,她立刻起身迎了过来。

    “公子,你前段时间忽然闭关十年,可是修为上出了什么变故?!”

    阿奴眸中流露出担忧之色。

    她知道苏尘*的极快,心境不够稳定,很容易会出问题。稍有不慎,走火入魔也不奇怪。

    “没什么大事,就是看一卷古籍太入神了,结果不知不觉一下就是十年!还好心神及时从古籍中退了过来。”

    苏尘苦笑摇了摇头,“这段时间可曾出什么乱子?”

    “有鲲圣、玄武坐镇生洲,又有王师兄、火凤、夔牛等帮衬着,大事小事都能处理妥善,倒也没什么问题。如今,也就七洲联军的威胁最大。

    这桌上,都是王师兄从各大陆安插的细作,传来的情报。”

    阿奴说道。

    苏尘点头,在殿内主座前坐下,快速翻阅了一下厚厚的情报卷宗。

    有生洲本地圣尊之间彼此仇怨,征伐和战斗的情报。

    也有其它各洲圣尊们的情报。

    以及各洲的山川、风土、人情、特产、重大事件。

    王紫阳派遣了大量的细作,前往十洲仙境各个大陆,收集这些情报,以备不时之需。

    七洲联军众圣们的底细、战绩、本领,几乎都查了一个**不离十,调查的十分清楚。

    有些情报看似极小,不重要,但是关键时候却能派上大用处。

    王紫阳在东海修仙界便积累起了极为丰富的大型战争经验,这些事情做起来得心应手,信手拈来。

    “报!圣尊大人,有两位贵客来访!”

    宫殿外,传来两名元婴护卫匆匆来报。

    “是何人?”

    苏尘问道。

    “那两人没说....但是修为深不可测,法力如海,恐不在圣尊之下。”

    护卫的神色颇为古怪,他们两个根本看不出对方的深浅。

    “让他们进来吧!”

    苏尘想了想。

    不知是什么人,但既然登门来了,想不见恐怕也不行。

    很快,便见两名修士步入圣殿内。

    一名金甲修士,面色威猛,身形魁梧,身披一副金甲宛若战神一般,腰间携带一口金色神刀。

    另一名却是白衣儒士摸样,满脸笑意,一袭水系神衣,手持一柄风云神扇。

    苏尘看到那名金甲修士的时候,脸色不由一变。

    他一眼就看出来。

    那名金甲修士身上穿着的居然是一套沉重的秘金铠甲,腰间挎着的金刀赫然是秘金神刀。

    这神刀法器本来是可以收起来的。

    但金甲修士却故意亮出来,如世俗战将一般斜跨在腰间携带着。

    这分明是怕别人看不到他这口秘金神刀,故意显露出来。

    六阶秘金神甲、六阶秘金神刀!

    苏尘心头震惊,难以置信。

    这位定然是大乘神尊,一人一甲一刀,恐怕十洲仙境众圣加起来也抵挡不住。

    这位大乘神尊的战力,强大的令人敬畏。

    至于另外一名白衣儒士,倒是看不出他的深浅,但也是大乘神尊境界。

    苏尘一时心头震动,不知道两位大乘神尊主动登门前来,是为何而来。

    “锵!”

    此时,一声清脆的凤鸣从远处传来,一只火凤鸟飞入圣殿内,落在苏尘的左肩头。

    她保持着火凤的外形,凤眸瞥了一眼两名神尊,颇不以为然。

    她还以为来了什么大人物,没想到是两名没听过的晚辈。

    “晚辈苏尘,见过两位神尊大人!殿内颇为简陋,两位神尊大人请坐。不知两位大人如何称呼?”

    苏尘虽然吃惊,语气依然十分客气。

    他见过金乌神尊,也见过散仙罗仙君,此时骤然再见到这两位大乘神尊光临,倒也没有那么紧张。

    那两名大乘神尊步入圣殿内,原本神色颇为随意,但是看到火凤出现,神情顿时拘谨了许多。

    他们也没敢落座,只是打量了苏尘一番,有些好奇和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