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仙凡, 747 也就比你多一百万而已!免费阅读

747 也就比你多一百万而已!
    “还有人加价?!”

    “这次莫非是哪位界主出手了不成?”

    “三十亿点以上的香火,又岂是谁能轻易拿出来的!定然是一位界主,否则根本出不起这个香火钱。”

    众圣们听到这个陌生的声音,神情愕然,不由纷纷回头望。

    想要看看又是谁横插一杠,要跟司徒原这位玄洲之主,竞争六阶凤栖神木。

    蛮荒鳄圣这一桌旁边,挤满了上百位圣尊。那个报价的圣尊,却在外围,根本看不到谁报的价钱。

    很快,众圣们纷纷主动让出一条道来。

    只见一名年青的人族圣尊,在鲲圣、玄武、毕方、血鸦等祖洲的一群十多名圣尊们陪同下,一起走了进来。

    黄泉道君双手抱胸,瞳孔微眯起来,两团幽火在闪烁着。

    居然是苏尘!

    这个曾经孤身一人闯入幽界,在酆都城混得风生水起,和各路鬼圣们称兄道弟,甚至把六阶彼岸果也给抢走了,从金乌神尊手里换回了一个神秘的回礼的黑袍圣尊!

    这个神秘的人族圣尊,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对谁都敢去虎口夺食。

    得罪了它这个幽界之主且不说,还去抢司徒原这位玄洲之主志在必得的神物,看来十洲仙境也是乱的够可以。

    有点意思!

    让十洲仙境更乱一些也好!

    ...

    七宝上人和有苏天狐等,看到居然是苏尘报价钱,都是愕然。

    他们都是亲眼见到苏尘飞升十洲仙境,在祖洲大陆一寸地没有。除非苏尘向祖洲其它圣尊开战,又或者等某位圣尊死了,否则根本抢不到地盘,自然也没有香火。

    玄武这个新任洲主,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地盘,虽然分走整个祖洲的两成香火,但十年下来也不过拿到五亿点香火,差的太远了。

    “苏老弟,你有这么多香火?”

    有苏天狐美眸中闪过一丝担忧之色,神念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可是会得罪上古妖界的界主蛮荒鳄圣!”

    上古妖界是大型中界,妖圣众多,不好招惹。蛮荒鳄圣别看一副温吞摸样,暴怒起来可不好招惹。

    报了价钱,肯定要拿出香火来。

    苏尘笑了笑,也没空去解释什么。血鸦嘴巴不牢,它肯定会到处宣扬,他在幽界赌赢回来大把的香火。

    ...

    司徒原看到是一个新化神圣尊,眉头一皱。

    跟鲲圣、玄武一伙的,定然是祖洲圣尊!

    但他之前没有跟此人打过什么交道。

    以此人化神初期二层的修为,在祖洲也是垫底的角色,没有什么名气,无足轻重,定然也还没有属于自己的修仙国度地盘.....自然,也不可能有香火。

    他背后肯定有其他人撑腰,来捣乱,多半想让他白白掏出更多的香火钱,损耗更多财力,买下这截六阶凤栖神木!

    是鲲圣、玄武在给他撑腰?!

    可是,玄武成为祖洲之主也没多少年,它自己手里也没什么香火,更不要说给别人用了。

    司徒原有些想不明白。

    “呦,又来一位抬价的!阁下可不要光开虚价,先把三十亿香火拿出来再说!三十个亿,本尊拿出来都有些费劲,更何况是...。”

    司徒原漫不经心的调侃道。

    “啪~!”

    一叠厚实的香火黑砖,拍在桌上。

    苏尘又单独拿出一块香火金砖,“三十亿,加一百万点香火。司徒兄既然已经报出底牌价了,那就把这神木让给我吧!刚好我手头上比你多一百万的香火。”

    司徒原顿时哑口无言。

    这家伙哪里弄来这么多香火?

    莫非是七宝上人、有苏天狐他们一伙,私下筹出来的钱,一起买这截凤栖神木?

    但是,圣尊们通常不会这么做。

    因为买回去,不好分割。

    把这一丈长的凤栖木切开来,平分了,价值会大幅贬值,那简直是暴殄天物。

    一整块的灵木,才能卖出更高的天价!

    他们一起借钱给苏尘买这神木?也不可能。

    苏尘连地盘都没有,根本还不起!

    但是,因为差了这一百万点香火,就把他看重的六阶凤栖神木,拱手让给祖洲的一介无名圣尊,也实在是恼火!

    司徒原手里已经没有多余的香火了。

    他回头,朝玄洲的几名圣尊低声说了几句话,向他们借香火。以他的身份和交情,自然不是太难。只是,利息通常很高,一年一二成利息,十年翻一二倍。

    “加五亿!”

    很快,司徒原又将借来的五块香火黑砖,有些肉痛,拍在桌上。

    苏尘在储物袋里摸索了一会儿,笑了笑,丢了五块香火黑砖,在桌子上。“哎呀,又找出五块黑砖来了。我也加五亿!还是比你多一百万点香火!”

    他还不至于去借钱。

    他的灵山小界一年能得三百万点香火,换算成外界是一天三百万点。十年积累下来,香火还是有些宽裕的。

    “这*从哪里借来这么多香火?”

    司徒原气的鼻子都歪了,回头又向玄洲的其他圣尊借香火钱。他就不信了,苏尘一个无名之辈,能比他的香火还多。

    就算是借钱,凭他玄洲之主的身份,也能比苏尘借到更多的香火。

    “再加五亿!”

    司徒原又借了一笔香火回来,面色阴沉,盯着苏尘。

    “我也加五亿!不知为什么,我手里的香火,刚好就比你多一百万而已,有本事你再借!”

    苏尘笑道。

    “你~....找茬是不是!”

    司徒原气的眼珠子都红了。

    他向玄洲的众圣们已经借了一个遍,本洲没圣尊愿意再借给他了。

    只能向其它州,甚至其它界的圣尊借钱。

    但是,其他洲的圣尊们都是呵呵了,一个个袖手旁观,根本没人会答应借香火。

    熟归熟,借钱没门。

    司徒原借了玄洲圣尊的香火,利息很高,还不起的话,本州的众圣们可以瓜分他的地盘来还债。

    但其他洲圣尊借给他的香火,还不上的话,难道还能为了这几十亿香火,跑去玄洲抢地盘不成?划不来。

    “鳄圣,能否赊账?欠个几亿?”

    司徒原借不来钱,只能向鳄圣问道。

    “不行!现付,我可不想去十洲仙境讨债。”

    鳄圣冷笑。

    十洲仙境和上古妖界之间的关系可并不和善,以前可没少打过界战。司徒原要是赖着不给,它也没辙。开界战的代价太大,不是几十亿香火能比的。

    玄洲众圣们见他急红了眼,连忙劝他,

    “司徒兄,冷静点!”

    “这截凤栖神木,真正的价钱应该是三十亿的上限,超过就不值了。四十亿已经虚高很多了,购买四件不错的六阶神物了,不值得再加价。况且,这很可能是祖洲圣尊们的计谋,他们故意哄抬价钱,让你到处借钱,欠下一*债!他们这分明是在算计你!”

    “对,他们是想把这神木炒到五六十亿,然后抽身就走,你就算得了这神木也亏大了,一*利息债。说不定,他们还转头找鳄圣索要几个亿的回扣呢,在背后笑话你傻呢!这个当不能上!”

    司徒原被玄洲的众圣们七嘴八舌给拦住,终于冷静了下来,恢复了稍许理智。

    “走着瞧!”

    司徒原恼恨的瞪了苏尘一眼。

    “承让!”

    苏尘一拱手,根本没在意司徒原恼恨想要吃人的目光。

    鲲圣和玄武都跟司徒原打过仗,早就把这玄洲之主司徒原给得罪了,也不在乎多得罪一次。

    不能杀他,给他添堵也好啊!

    四十亿一百万的香火,将六阶凤栖神木收入囊中。

    至于值不值,只能看看那枚神秘火蛋了。

    他感觉到那枚火蛋的气息和凤栖神木,有点相似,想要碰一碰运气。

    否则,他也不会乐意花这个价钱,买这么一截凤栖神木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