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仙凡, 718 想要气运逆天,除非...冒青烟!-我是仙凡txt下载精校版免费阅读

718 想要气运逆天,除非...冒青烟!-我是仙凡txt下载精校版
    “砰!”

    “砰!”

    飞天夜叉和庄绿旖,两名鬼圣各自将手里的鬼罐子,扣在了赌桌上。

    庄绿旖代替苏尘摇罐子。

    双方死死的盯着对方手里的鬼罐子,开始展开攻、防。一边拼命想法子探测对方的点数,一边还要防着被对方探测到自己的点数。

    庄绿旖甚至取出了自己的五阶藏魂珠,用庞大的魂力,和里面储存的数千只弱小的低阶幽魂厉鬼的魂魄,将鬼罐子团团包裹住,它们疯狂尖叫着,干扰外界的探查。

    苏尘则神情淡然,似乎并不太关心这些。

    鬼圣大赌坊。

    气氛变得十分紧张,火爆而激烈。

    “该死!它们两尊鬼圣守得太严密了,鬼气密不透风,我的神念完全渗透不进去!”

    “我的探测术也没用!”

    其它的数万计的赌鬼们,都围着这张大赌桌,在绞尽脑汁,用尽自己的办法来探测这两口鬼罐子的点数。

    很显然,两尊鬼圣的修为实力都不容小觑。

    飞天夜叉眼神呆板空洞,它的眼前只有一片模糊的鬼影。

    口中却在施展鬼蝙蝠天赋大神通,疯狂的想要从庄绿旖手里的鬼罐子里,探测到里面的点数。

    但是,藏魂珠的数千低阶幽魂和厉鬼,发出各种频率的尖锐的叫声,将它的超声震荡波给搅乱了。

    飞天夜叉有些恼火,庄绿旖用藏魂珠守得这么严实,它几乎没探听到什么东西。

    半响。

    “开始吧!”

    飞天夜叉沉声道。

    以它的赌技,光是靠猜测,大约有五六分之一的可能性,能够猜中庄绿旖手中鬼罐子的点数。

    它依然有十足的信心!

    因为苏尘不能动用龟甲来占卜,赌技也一般,猜中点数的几率低到可怜的十五分之一。

    它至少要高出三倍的胜率,它若不胜,谁还能胜?!

    “急什么!”

    苏尘这才好整以暇,取出一块香火紫砖来。

    一千万点香火!

    随后,他又从袖内取出一口香炉寂灭圣炉。

    将这块香火紫砖,丢入圣炉内焚烧......烧!

    一块足足一千万点的香火,在圣炉内烧的灰飞烟灭,从天地间彻底消失。

    什么??

    香火,再烧一次??

    赌坊内,众大鬼小鬼们目瞪口呆,一副愕然和震惊。

    一千万点的香火,就这样烧没了?!

    这是何等的奢侈和浪费啊!

    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关键是,烧香火,对它们没任何用处啊!

    “呃,什么意思?烧香火?”

    飞天夜叉愣住了。

    它从来没见过,哪个鬼族把香火烧掉的!

    因为香火这个东西,本来就是活人给死去的祖先们烧的,让祖先们的鬼魂,在阴间有香火钱可以用,不至于穷困潦倒,穷鬼一个。

    鬼得到了香火,再把这香火扫掉,毫无意义啊!

    不只是飞天夜叉、鬼车鸟、白骨凶君。

    还有鬼童圣母、蛇牯鬼圣都惊呆了。

    “这...什么情况?”

    “黑袍鬼知道自己输了!嫌自己的香火太多了,要耗掉一些?!”

    甚至,连酆都城执法殿的十尊鬼圣们也都呆愣住,它们见识广博,在幽界也算是什么鬼都见多了。

    可就是没见过,把珍贵无比的香火,再次烧掉的!

    而且还是一口气烧掉一千万点的香火。

    ...

    苏尘当然知道,香火烧掉,对鬼没有任何用处。

    但是,香火的意义,对人族和鬼族不一样。

    用途也有区别。

    苏尘在十洲仙境的时候,花了长达数月之久,几乎翻遍了玉狐国内所有能够找到的高阶书籍,化神境界的书籍。

    他就发现了在十洲仙境一位著名前辈化神圣尊的一卷香火研究典籍里面,记载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香火小用途。

    “香火,是活人烧给祖先的,或者是活人烧给祭拜的圣神的。”

    “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气运逆天!”

    “除非......祖坟冒青烟!”

    “一旦祖坟冒青烟......那必然是鸿运当头,气运强势的挡都挡不住!”

    “圣尊头顶冒青烟,也有异曲同工的效果。”

    “这青烟,就是香火。”

    “因为这香火通常是活人烧给先祖,或者献给圣神。普通人无法得到香火,用不了。唯有鬼神、圣神,可得到香火。”

    “鬼神无法再次焚烧香火,来增强气运。”

    “这个特殊的香火用途,只对活着的人族圣尊才有用。人族圣神可以用数量庞大的香火,化为青烟,为自己增强气运!根据人族修士的实力和香火的数量。持续的时间,较为短暂。”

    这并非人族圣尊拿香火来用的主要用途。

    对于人族圣尊来说,香火最大的作用还是用来突破大乘境界。其它都是次要的,显得有些浪费。

    所以极少有人族圣尊会这么干。

    当初那位前辈圣尊,亲自试验了一下。需要消耗掉一千万点的香火,才能让圣尊短时间内“鸿运当头”。

    苏尘身为圣尊,自然也需要将极多的香火化为青烟,才可能在短时间内鸿运当头,气运逆天!

    一千万点香火!

    大约只能维持片刻的功夫!

    但是,足够苏尘用了。

    苏尘现在有九千万点香火,当然舍得拿出一千万点香火来“鸿运当头”。

    苏尘在圣炉内烧完了一千万点香火,顿时十分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头顶上似乎有一片青烟笼罩,似乎鸿运爆棚,做什么都极为顺利,一帆风顺。

    运气要比平日里好上几十倍。

    当然了,他只是“感觉”到青烟而已。

    肉眼和神念都看不到这片青烟的存在。

    苏尘也不知道,幽界的鬼圣们知不知道香火的这个“特殊小用途”。

    但是看这鬼圣大赌坊内的十多名鬼圣们一副愕然不解,一脸懵的表情,它们似乎并不知道,香火还有这种奇特的用途。

    “九点!”

    苏尘随口报了一个点数。

    随口报的,赌运气。

    他根本不知道飞天夜叉鬼罐子里,有多少点数,只是觉得这个数字比较吉利和顺眼,随口报了一个。

    一千万点香火,也未必能让一名化神圣尊干成什么大事。

    但是让他鸿运当头之下,猜中一个鬼罐子里骰子的点数,还是没问题的。

    “...”

    飞天夜叉不由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罐子...它黝黑的脸庞,渐渐变得一片煞白,单薄的鬼蝙蝠身躯都开始忍不住颤抖起来。

    *!

    它可是把鬼罐子给保护的严严实实,不可能有任何探测能感知到里面的点数。

    罐子里三个骰子总共十五个点数。

    也就十五分之一的可怜概率,黑袍鬼又没有动用龟甲占卜术,它怎么就能一口猜中?!

    最重要的,是后果啊!

    完蛋了!

    这可是十亿香火啊,超过鬼圣大赌坊的十分之一家当了!

    而且,它还当着执法殿圣尊和数万赌鬼的面,输了就许诺签下一份一百年的卖身契,给黑袍鬼当一百年的鬼奴!

    这一局赌完,它就是黑袍鬼的“鬼奴”了!

    鬼车鸟和白骨凶君看到飞天夜叉这副几乎要奔溃、瘫软的表情,都傻愣住。

    飞天夜叉肯定是知道自己马上要输了,才会露出这副见鬼了的表情。

    “十~...十三点~!”

    飞天夜叉颤抖着,咬牙报了一个数字。

    苏尘一笑,揭开自己的鬼罐子,里面是七点。“不好意思,你猜错了!”

    这一局,他又赢了!

    ...

    执法殿的十位鬼圣们,凶牙鬼君们都是目瞪口呆。

    黑袍鬼...又赢了?

    这是怎么回事?!

    它手里居然有气运圣器...燃烧香火,可以迅速暴增自己的气运?

    ...

    赌坊内,众赌鬼们根本没鬼去看飞天夜叉那副要死了的表情,都震惊的盯着苏尘身前。

    那口神秘的圣炉!

    还有那烧掉的一千万香火!

    它们虽然不知道黑袍鬼干了什么,但肯定跟这两个东西有古怪!

    “那口神秘的圣炉,莫非是一件气运宝贝?”

    “很有可能,这应该是一件罕见的气运圣器!只要在圣炉内烧一千万点香火,就能让自己气运爆棚!”

    众赌鬼们七嘴八舌,纷纷推测,居然猜了一个八.九不离十。

    气运!

    确实跟气运有关。

    只是,它们以为是那口神秘的圣炉起了作用。

    却并未想到其它方面。在鬼族的认知之中,香火本身是没有这种作用的。

    ...

    苏尘和飞天夜叉的赌局,胜负已分!

    在执法殿十名鬼圣和数万名赌鬼的监督下,自然没有赖账的可能性。

    飞天夜叉绝望的闭上眼睛,签下了一份一百年的卖身契,正式成为黑袍鬼的“鬼奴”。除了让它去死,黑袍鬼命令它任何事情,它都不得拒绝。

    赌资,也要立刻付清。

    鬼圣大赌坊的库房内,一车一车的香火红砖、香火金砖、香火紫砖被推了出来,发放给众多兴奋的快要疯狂了的赌鬼们。

    苏尘的赌资,瞬间翻了十倍。手中多了九块香火黑砖,一共九个亿点的香火。

    鬼童圣母、蛇牯鬼圣,也跟着翻了十倍,数千万点的香火,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赌坊内,大约有几千名赌鬼,跟着黑袍鬼苏尘押注,赌赢了这一局。它们疯狂尖叫,兴奋的难以自抑!

    “黑袍大佬,赢了,又赢了!你简直是我的福星啊,以后小的就跟着大佬混了,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金丹鬼猴子疯狂拍打着胸口,发泄着自己的兴奋狂喜。

    而其它数万名赌鬼因为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最终还是错过了这倒数第二场惊天豪赌。

    痛苦!

    懊悔!

    它们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眼看着香火翻十倍的机会,就这样白白的溜走了。

    不过,还有最后的一局!